乌克兰,俄罗斯,制裁和加密货币

标题中的四个关键词确实是近期的热门话题,但其中存在很多误解,且很少有人对这些主题有深刻的理解。虽然我不是话题中的一员,但我希望可以分享我对于这四个主题的一些理解。

首先,我想说的是,当我看到来自乌克兰的新闻时,和很多人一样,我非常的震惊和悲伤。这是一场可怕的人道主义危机——我从未想过在现代社会能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币安的团队正在努力帮助乌克兰及其周边地区的人们,我们已经筹款帮助当地的儿童、难民和需要帮助的人,也开通了筹款网站,呼吁外界跟我们一起通过加密货币向当地的人们进行捐助。

接下来,让我澄清一些大众常见的误解。

“币安不会实行制裁” - 这与事实相去甚远,事实上,币安严格遵守国际制裁措施。在币安,我们组建了一支专门的全球合规团队,包括全球知名的制裁与合规专家,如Tigran Gambaryan, Matt Price, Nils Andersen-Röed,以及近期加入的Chagri Poyraz。他们正努力不懈地在执行制裁的工作,这方面稍后我会提到更多。

“各大银行实施制裁,但币安拒绝” -再次重申,这与事实不符。事实是——币安根据国际标准,实施与各个银行相同的制裁措施。

现在,我要提及一些常见的、被误导的问题。

为什么币安不更进一步制裁/冻结所有俄罗斯用户的资产?

最重要的一点:我们不认为我们有公权力来做这件事情。制裁的决定是由政府单位最高层所做出,连同立法/执法机关甚至是军事力量的支持。我们不认为应该由企业或平台来单方面决定冻结大量用户的资产。举个例子,在伦敦、纽约都有普通的俄罗斯公民,难道伦敦一家银行的CEO有权力来单方面决定冻结这些用户的资产吗?以什么理由?只是因为他们不同意俄罗斯总统的意见吗?那如果他们也对其他国家的元首有不同的意见,那该怎么办?难道银行也有权力去冻结其他国家公民全部的资产吗?基于这个理由,我们认为币安只能遵守国际制裁名单,而不该去创造我们自己的名单。

其次,加密行业真的是此次事件的核心议题吗?目前,媒体和政界人士将大量精力投入在加密行业及相关制裁情况上。真实的情况是,加密行业在俄罗斯的发展规模还非常小。放眼全球来看当今加密资产的采用情况,大概仅有3%的人口拥有加密资产,而在这些人中,大多数人只将净资产的一小部分配置在加密资产上,这个比例大概平均不到10%。因此,如今加密货币在全球的净资产中可能只占不到0.3%,这一比例同样适用于俄罗斯。

现在,媒体和政界人士没有将目光聚焦在占据99.7%资金的银行系统,而是关注仅有0.3%资金份额的加密行业。即使我们冻结了所有的这0.3%的资金,制裁就成功了吗?答案明显是否定的,与其聚焦于比特币和加密行业,不如专注于银行、石油、天然气或其他手段,效果可能会好得多。

俄罗斯会欢迎加密资产吗?答案仍然是“不”,因为这会使卢布贬值。俄罗斯将卢布转换为加密货币会影响卢布的汇率,从而使俄罗斯的利益受到损害。有传言称,俄罗斯央行正在积极尝试阻止加密货币的使用,而不是推广。因此,俄罗斯可能会有效地“制裁”自己——即“禁止加密资产”。甚至,一些政客还评论说,西方应该鼓励俄罗斯公民购买加密资产。

俄罗斯不希望使用加密资产的另一个原因是——太容易被追踪。世界各地的政府和执法机构已经非常熟悉如何追踪加密资产交易,比如前段时间刚刚被抓的Bitfinex黑客。

他们会使用隐私币吗?不,隐私币的规模就更小了。目前采用最多的隐私币Monero,其市值仅为30亿美元,而俄罗斯的GDP为1.5万亿美元。

假设上面的论述不成立,俄罗斯仍然希望使用加密资产,那么批准设立多家国际加密交易所有没有难度呢?没有。世界各地有成千上万的小型交易所,其中许多就在俄罗斯。在加密行业,大多数用户通常会使用多个平台进行交易,交易所之间的转账成本很低。你可能会问,这些小交易所的流动性很低,我想说的是,如果用户被迫去那些平台进行交易,做市商和套利交易者将会立刻为小交易所提供流动性。因此,单独限制几家大型的国际交易所并没有太多意义。

最后一点,许多从未购买过加密资产的人或许不明白——交易平台不是使用加密货币的唯一途径。人们只需下载加密钱包(一种开源软件),就可以接收其他人的加密“付款”,还可以通过钱包“支付”他们所需要的商品和服务。他们完全不需要交易所,他们只需要一个钱包。

我希望我的描述能消除人们对于加密货币的一些误解。

回到币安,我们的成员正非常严肃地对待制裁。币安合规团队在全球拥有500多名员工,其中近一半将直接参与制裁工作中,如反洗钱、姓名筛选、了解您的客户(KYC)以及链上监控等。

当我们识别与制裁相关的风险交易时,我们有非常清晰的标准操作程序。其中包括账户限制、提交可疑交易/用户报告以及将资产提交给相关执法部门。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加密团队拥有如此专业水准。

实际上,上述团队和流程每天24小时都在对来自俄罗斯的个人和公司进行筛查与制裁。一个令人惊讶的数据是,我们仔细审查了所有制裁名单,到目前为止我们仅仅限制了一个账户。等等,就一个?对,就一个,原因如下。

这个数字如此之低的原因是我们使用了堪比银行级别的工具,例如 Refinitiv Worldcheck,这是反洗钱、账户筛选和制裁风控方面的最高标准。

政治公众人物 (PEP) 在注册币安账户之前就会被拦截。大多数首次被制裁者都会被标记为 PEPs,因此在他们开始进行交易之前就被拒绝访问我们的平台。这其中包括其委托人、律师、家庭成员和其他违规人士——有人会试图利用这些身份开设诈骗账户。

在注册流程和定期筛选流程中,币安会确保对所有用户都进行适当筛查,以最大程度地降低制裁风险。币安仍然是业内为数不多的将强制 KYC 作为注册流程一部分的交易所之一。

我们认为只有通过强有力的客户识别程序,才能降低特别指定国民(SDN)相关的制裁和风险。

这就导致出现与当下主流看法相反的观点——加密资产并不是进行非法活动的有效工具。

简而言之,加密资产可以通过链上分析实现完全追踪。 凭借币安在该行业与众多监管科技伙伴的合作,时至今日币安仍然是加密行业反洗钱和反恐融资的中坚力量。

在过去三年中,我们总共关闭了大约 20,000 个账户,原因是我们认为这些账户在政治公众人物暴露或国际制裁指令方面属于高风险类型。

除此之外,我们会使用复杂的追踪系统来定位资产,正如我所说的,区块链和加密资产不利于洗钱。 我们使用 Elliptic、Ciphertrace、Chainalysis 和 TRM 等链上监控工具来确保可以识别出可能带有制裁可能的非法资金并采取相应限制措施。

加密货币并不适合洗钱,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进行KYC认证很难;其次,你根本无法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将数百万美元转移到加密货币中;第三,加密货币是可追踪的。

看看 Bitfinex 黑客,理论上你可以窃取价值 36 亿美元的比特币,但你无法在不被抓住的情况下使用它们。 

然而事实上,传统金融系统比加密货币更容易受到洗钱和制裁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显而易见,我们已经满足制裁措施的相关要求,且加密资产对避免制裁并没有用。

那么,币安是否应该单方面冻结所有俄罗斯人的加密账户? 不如让我换个方式来问这个问题,巴黎的咖啡店应该拒绝为俄罗斯顾客服务吗? 或者是否应该在他们消费时拿走他们的钱包?

答案是否定的,我们不会单方面冻结数百万无辜用户的账户。 

当然,如果政府引入了包括已注销用户在内的新制裁措施,那么我们也会跟进这些更进一步的制裁措施。 我们还与世界各地的多个政府和监管机构建立了正式和非正式的联合工作组,他们将就未来的具体实施提供建议。 我们始终拥抱监管,也希望与我们合作的政府能够更加开放态度。

 

CZ

CEO @Binanc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ree + 6 =